失业旅行(8)宿雅安修车价高,入隧道险丢背包

雅安地处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,独特的地理位置早就雅安的三个特色:雅雨、雅鱼、雅女,并称“雅安三雅”。

先说雅雨,由于西上的副亚热带季风和南下的冷空气在此交锋,形成了夜雨多的特点,夏秋季节,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下小雨,杜甫有句诗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,说的就是雅安的夜雨。雅安虽在内陆,但降雨量却比沿海很多城市还多,是著名的“雨城”,甚至连城市的一个区,还被起名叫做“雨城区”。比较幸运的是,我们骑入雅安,并未被雨淋到。

雅鱼是雅安特产,生长缓慢,肉质细嫩。虽有“不尝雅鱼鲜,枉自到雅安”之说,但目前价格已经飙升到每斤上百元了,而且还是人工养殖的,想品尝野生鱼基本没什么希望了,我等穷人也只有在美味想象中吞咽口水。

四川出美女,混血也出美女。雅安藏汉多民族杂居,外加气候优越,自然培养出五官立体,身段苗条的雅女。科学说法,这是“杂种优势”。

除了“三雅”,雅安还是世界上第一只大熊猫的发现地。但对于我们骑行者来说,这也是川藏线上,在西藏林芝八一镇之前最后一个可以更换零件,调修车辆的机会。

我们骑车在雅安转了半天,才找到攻略推荐的住处。虽然要搬自行车上二楼,但住宿条件非常好,不但可以淋浴、洗衣、屋里还有电视,我们依旧以每人15元的“车友价”住了三个普通双人间。

由于小冯的自行车货架需修理,而我的二手山地也在两天的长途骑行中逐渐显露出种种问题。所以第二天一早,龙少侠与小夏先行慢慢骑往午饭集合地点天全县,阿乖陪我和小冯修车。

川藏线上的自行车主要有两大品牌:捷安特和美利达,尤其是美利达,因其性价比较高,名气不如捷安特使得被偷的危险较小,因而广受骑行者青睐。我观察了路上的车友,几乎一半以上的初级骑行者都选择了美利达。当然,也有一些车友采用“trek”等国外品牌或者“假行僧”等网络直销品牌,还有为数不少的车是车友自己拼装的。

捷安特和美利达在雅安都各有一家专卖店,而我和小冯、小夏的山地车都是美利达品牌。按照网络地图指示,却没找到美利达专卖店。所以我们只好等到捷安特店开门,找师傅调修。

小冯的自行车货架很快就修好了,我的车却问题多多。首先是前轮碟刹来令片磨碟片,这个问题从把车运到成都就发现了。因为我是自己扛了自行车上火车到成都的,可能路上磕碰造成车架与轮子的卡口轻微变形,或者是油碟变形,前轮只要一上紧螺丝,来令片就会磨蹭到碟片,如同捏紧刹车骑行一般,造成骑行困难,成都的美利达店以我的车零件更换太多为由(事实上,我的这辆二手车前任车主,更换了除车架、车把、前叉外几乎所有的零件),拒绝维修,所以前两天的行程,我不得不调松前轮螺丝,让前轮有些左右摇晃地骑行。修车师傅告诉我,这样骑行太危险了,而我的老款Formula油碟又没人会调修,唯一的办法是更换。出于省钱考虑,我换了一套比较便宜的V刹,同时换下的前轮碟刹也一路带着,以备后轮的碟刹零件替换。

其次是换档不顺,尤其是上坡变档,经常后拨变完,还要蹬上几圈才能把链条挂到档上。师傅调了半天,说是尾勾弯曲变形,需要更换,而这个零件只有离此几公里外的美利达专卖店才有,他向我们指明了该店的位置。

来到美利达专卖店,没有单独的尾勾卖,只能从其他美利达车上拆下一个尾勾帮我装上。由于之前丢失了骑行镜,只好又花200元钱重买了一副,加上尾勾、V刹的更换费用,一共400多块。其实这些配件在北京买会便宜不少,但川藏线上交通运输不便,仅有的几家店处于垄断地位,自然价格不菲。想想刚骑行才两天,就花了这么多钱来修车,还真是心疼。

车辆修好,起身上路,终于在中午一点到达天全。五人会合,在中医院对面的小吃店吃过午饭,继续沿青衣江边的公路前行。

如果说前两天让我们咬牙切齿的上坡,只能算是攻略上的所谓“小坡”,那么今天才是正式爬坡的开始。前两天从成都到雅安,海拔只不过上升了100米,而今天从雅安骑到新沟,海拔要上升将近700米。我之前从未经历过如此长距离的爬坡,尽管换上了小盘+大飞的省力组合,还是不得不骑骑停停,骑行速度也从平路时的20-30千米/小时,降到了爬坡的9-10千米/小时,爬大坡时仅能达到5-6千米/小时。

阿乖依旧以其超强的体力、超轻的车和极简的装备一路领先,剩余四人谁也不想被落在后面,紧随其后。团队骑行中,如果落在最后,心理压力非常大。你会没有心情欣赏周围的景致,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摄影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追上同伴!而身处车队领先位置,你可以保持悠闲的心情,欣赏沿途风景,随时停车拍照,等待后面的车友。作为初次长途骑行的菜鸟,我还无法做到良好的心态,不受干扰地按自己的速度骑行,一旦落后,就着急想要赶上。

下午三点半钟,终于到达二郎山茶马古道的纪念墙。一面白墙上,已经被经过的车友们写满了留言。除了普通的留名和广告之外,也有一些有趣搞笑的语句。下面摘抄几条,博大家一笑。

抱怨派:坑爹的长坡

感受派:真他妈的累啊!

骗人派:前面就下坡了,加油!

人生感悟派:上坡如前戏,下坡如高潮

自我安慰派:等我骑完川藏线,就没有啤酒肚了

咬牙切齿派:等老娘有钱了,把山全炸了

沿纪念墙左侧的小路前行,就是茶马古道的遗址。茶马古道起源于唐宋时期的“茶马互市”。西藏在高寒地带,藏民经常吃高脂肪高热量食物,而又缺少蔬菜,需要茶来帮助消化和解腻,但当地又不产茶,而中原地区连年征战缺少马匹。所以双方互利,藏地用马匹来与中原地区交换茶叶,天全是中国种茶业和茶文化发祥地之一,这里也因此成为川藏线茶马古道的起点。

现在茶马古道的作用早已被317、318国道所代替,而从天全开始,我们就要面对川藏线上的第一座高山——二郎山。我们五人伸出从一到五的手指,摆出pose,让路过的车友帮我们拍照。

全天阴雨,我们离开纪念墙,继续冒雨开始痛苦的爬坡。将近傍晚时分,雨逐渐大了起来,我最先到达川藏线上第一个隧道——老虎嘴隧道前。隧道左前方有个饭店,门口放了几张桌椅。我把背包取下来,放在桌子上,然后在自行车把的灯架上装上强光手电,等一下穿过隧道会需要。5分钟后,队友们陆续赶到,阿乖取出DV,准备装在小冯车头,拍摄大家进入隧道。我们暂时忘记疲惫,都兴奋起来。

隧道只有200多米,路上往来车辆不断,我们都紧贴着右侧慢行,每次对面来车,灯光刺眼,照的看不清路。出了隧道,一片光明,之后又是大段的起伏路。录像时的兴奋感似乎还没过去,我保持高速爬坡,把众人远远甩在后面。

“这个上坡好轻松啊,难道说我已经适应上坡了?”我活动活动肩膀,肩膀也好舒服啊。

“可不是舒服呢,因为我没背骑行包!”我顿时醒悟,昨天刚丢了骑行镜,今天又把骑

行包落在隧道前的桌子上了!而我一路上最贵重的装备——单反相机也在骑行包里!

“你丫的老年痴呆了!”我狠狠地对自己骂道,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!

还好距离隧道前只有不到10分钟的路程,我赶快调转车头,向回飞驰而去。同伴们迎面看到我反向骑行,都惊呆了!我顾不上停车,边骑边大声解释:“我的背包落在隧道口了!”

想知道如何激发个人潜能,达到体能极限吗?下回你也跟我一样把单反落下,你就知道了。话说我肾上腺激素暴增,以20千米/小时前所未有的超快速度爬坡,短短几分钟就冲回到隧道前的桌子旁,谢天谢地,骑行包还在桌子上放着!路上虽然车辆多,但都是直接疾驰而过,很少有车停留,所以骑行包放在这里反而比较安全。我的个娘唉,由于骑得太快,太阳穴鼓鼓地在跳,喘个不停,脸上也分不清是吓出来的冷汗,还是剧烈运动的热汗,湿漉漉的一片。

等我追上龙少侠和小夏,已经是筋疲力尽了,三人停车坐在路边休息。龙少侠取出身上带的饼干,我们补充了点能量,继续骑行,终于在天黑时到达新沟鱼庄,骑旅之家。这是一家以车友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旅店,每人十元钱。虽然住宿条件一般,但从餐厅到客房的所有墙上,都写满了车友留言,各种颜色的文字,密密麻麻,一层层地叠加,让人眼花缭乱。晚上没事,就躺在床上,一边跟兄弟们聊天,一边看各种有趣搞笑的留言,实在是一大乐事。

由于车友们先后留言,形成如聊天记录般有趣的留言对话,这里也再选几条有趣的与大家分享。

励志的:不过折多山不洗澡!

骗人的:川藏之后痘痘不长了,皮肤好了,人也瘦了,失业就失业吧!

迷茫的:为什么到这儿,也许只是为了一些闹不明白的事。

提倡物尽其用的:哥因为买了一个驮包,而来川藏。

蛋疼的:我很后悔为什么来之前不把蛋放冰箱里冷藏起!

“飞夺卢沟桥,哥要吐血鸟”——“是泸定桥,你这个2B”

“到了这儿的兄弟们,爽不?带劲不?别推车!”——“安徽老李就推车,怎么着!”

“今天菊花内痒”——“说几遍了,大号上完要用纸擦,别用手抠!”——“请用妇炎洁,洗洗更健康”

“爬也要到拉萨!”——“我不爬,我推!”——“我不推,我扛!”

看留言看得乐不可支,小冯却愁眉不展地告诉我们一个坏消息:他参加公务员考试通过了初试,今天父母打电话让他回家参加面试,他准备再与我们一同骑几天就回家,也许考试回来再继续骑。

 

“这是好事啊,恭喜恭喜!”我们嘴上恭喜,心中却蒙上一层阴影,刚出发没几天,就有同伴要撤退。我们心里都清楚,大多数人第二次用轮子丈量川藏线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这次放弃,也许就是永远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