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旅行(6)未出发便遭暴雨,货架坏出师不利

父母担心我路上安全问题,一定要我多找一些人结伴。通过网友介绍,我曾与北京的一家户外社团领队联系,他们计划5月20日出发骑行川藏,大概一二十人的队伍,但领队以人多不好管理婉拒,想必他们都是熟人结队,不想多个外人拖累,或是其他人都是缴费会员,这次骑行也是一次商业性质的户外活动。

出发前我已经设计好了骑行路线,沿途玩遍所有景点,论坛上虽然结伴骑行川藏的人很多,但想找到有同样想法,并且出发时间上能对的上的同伴并不容易。大多数人都是完全按照波尔攻略上的行程,走318国道,纯粹为了完成骑行而骑行,和这些人组队的话,顶多两三天,我们就会分道扬镳。能找到阿乖作为长期同伴已经是万幸,我和阿乖也把出发时间定于5月20日,虽然没能加入他们的队伍,但跟在大队伍后面,一旦出事,多少可以有个照应。

没想到未曾上路,便遭遇暴雨。由于我们队伍的人数上升到了5个,也没必要跟在别人后面当尾巴了,便决定延迟一天出发。

第二天一早起来,依旧是大雨连连,一看天气预报,未来几天依旧是阴雨。不是说5月份不是雨季,乃是骑行的最佳季节吗?看来也不能一概而论。总不能一直呆在成都等天气好转吧?我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先吃了早饭,收拾好行李,等雨小些就出发。

一直等到十点半左右,雨才稍稍转小。我们在青年旅舍拍了合影,开始出发。在之前的旅途中,我的GPS导航仪损坏,还好有龙少侠的手机导航指路,成都市内人多车多,外加上道路不熟,每个路口都要停下来辨别方向或找人问路,所以光是骑出成都市区,就费了不少时间。

骑不到一个小时,就被后面的小夏叫住。“麻将,你的驮包有问题。”下车观看,原来驮包是捆在货架上的,外面又用捆扎带缠了两圈,由于第一次捆驮包,没有经验,把货架勒得太紧,骑行中的多次颠簸震动,货架的螺丝脱落出来,整个货架也歪歪扭扭快要散架了。

还好有备用螺丝,以及全套自行车维修工具,赶忙停车修理。把驮包全部卸下,拧上螺丝,上驮包,又换了另一种捆扎方法。龙少侠安慰到:“驮包的捆扎很重要,多试几种方法,最后总能找到最合适的。我之前捆一次驮包要一二十分钟,现在只要几分钟就行了。熟能生巧,会越来越快的。”

这一来又耽误了十分钟,大家都停下车来等我,搞得我很不好意思。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再次出发没走出多远,小冯的货架又出问题了。这次问题要麻烦得多,可能货架螺丝上得太紧,整个螺丝滑丝,完全没办法固定。大家齐动手,折腾了将近半个小时,最后找了一段细铁丝,从螺丝孔中穿过,把货架临时固定好。连着两次货架出问题,其他人也不敢掉以轻心,除了阿乖只有骑行背包,没有货架外,其余几人也纷纷再次检查各自的货架,重新拧紧每个螺丝。

在平路上,以20公里/小时的速度骑行,还相对轻松,但要长距离维持25—30公里/小时的速度,我就觉得比较吃力了。但全队都以这个速度骑行,谁也不想落后拖大家的后腿,只能继续坚持。好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了,骑了没两个小时,我就觉得后腰的肌肉酸痛,想必是背着几公斤的骑行包压得。尽管穿了垫了海绵坐垫的骑行裤外加硅胶坐垫,屁股还是疼的厉害。一问其他人,有屁股疼的,有腿酸的,有手臂麻的,想必是车座高低不同,姿势不同,每人的受力部位也各不相同。我们几人不得不每骑一段时间,就变化一下握把姿势,或者在脚蹬上站起身来,放松一下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屁股。

想起川藏线上一个笑话:某车友住宿,让老板帮忙找小姐。老板问:“您有什么要求?是喜欢苗条的呢,还是丰满的,是皮肤白皙的,还是脸蛋漂亮的?”车友答:“长相无所谓,叫两个力气大的小姐来,帮我按摩屁股。”

中途停车,我们坐在路边的长凳上休息。见我使劲揉捏后腰的肌肉,阿乖说:“其实我有一个绝活儿,按摩推拿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当然真的了,我祖传的手艺。”

“空口无凭,来给我试试!”

阿乖摘掉手套,把我后背的衣服撩起,双手使劲按压我后腰的肌肉,开始很是疼痛,随后就感觉肌肉舒展,很是舒服。其他车友见此状况,也纷纷要求阿乖帮忙按摩。

“阿乖,我腿疼。”

“阿乖,我屁股疼。”

“可以可以,晚上给大家挨个按摩,我还带了祖传的神秘药水。所有人第一次体验免费,做个口碑,以后可就要收费了啊!”阿乖很是得意。“麻将,你跟大家说说,效果怎么样?”

“哎呦,爽歪歪啊!那真是滴滴香浓,意犹未尽。你好,我好,他也好!”为了路上能多享受几次免费按摩,我也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。

“收费没问题,能不能包夜?”大家开玩笑道。

 

按照《波尔攻略》,第一天是成都-新津-邛崃-雅安,共155公里。由于我们出发的晚,加上打算第一天做适应性训练,所以当天的目的地定为邛崃,全程平路,这是一个相对比较轻松的任务。我们在新津午餐,我提议拐去新津西北23公里的安仁古镇去玩,然后走小路到邛崃住宿,当然这样会比直接到邛崃多走十几公里。

安仁位于成都市大邑县,取仁者安仁之意,就是说住在这里的都是好人。不过讽刺的是,这里最有名的景点,就是闻名全国的大地主、大恶霸刘文彩的刘氏庄园(全国三大庄园,分别为山东省栖霞市牟氏庄园,河南省巩义市康店镇的“康百万庄园”,也有一说是山东省滨州市的魏氏庄园,还有就是四川安仁的这个刘氏庄园)。而更让人觉得讽刺的是,当几十年前,愤怒的当地百姓把刘文彩掘墓抛尸,却完全忘记刘文彩生前出资200万美元创办当时四川师资设备最好的文彩中学,(现在叫安仁中学)仍在继续使用中;最最讽刺的,就是这个大地主刘文彩的故居和其名气,极大地支持着当地的旅游业,养活着一镇的百姓。让人不由得感慨,真是此一时,彼一时。

后来我查了很多资料,发现当时文革时扣在刘文彩各项罪名,比如传说中的水牢、三万斤大米打造的龙床等,都是政治宣传需要所编造的。实际上,他是一个有些文化的传统乡绅,一方面也像所有地主那样放债收租,贩卖鸦片,另一方也大力发展当地教育、商业。2004年,刘文彩的五姨太,92岁的王玉清去世,她是“中国大陆仅存的最后一个五姨太”。生前记者采访时,坚持认为自己是“明媒正娶的”,而非“被霸占”,跟刘文彩过的12年“很幸福”。

很多历史是被扭曲的,我们传统印象中那些历史人物的是非曲直,功过得失,需要被重新审视。

现在的安仁古镇,除了保持清末民初的古街、古建筑群外,当地正在营造建川博物馆聚落,聚落内将建设抗战、民俗、红色年代艺术品三大系列20余个分馆。是目前国内民间资金投入最多、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、收藏内容最丰的民间博物馆,安仁也被授予“中国博物馆小镇”的称号。当时我去时,只有不多的几个分馆开放,不过我们没有时间去了,便直奔刘氏庄园老公馆而去。

门票50元,用通票参观刘氏庄园是免费的。一个月前,阿乖在我的建议下,也购买了金熊猫贵宾卡四川旅游通票,不过680元的价格比我当初团购价220元要贵得多。队伍中的其他三人,没舍得进去参观,在外面避雨等我们。

刘氏庄园刘氏庄园最有名的,就是114个真人大小的大型泥塑群《收租院》,其饱受争议,比刘文彩更具传奇色彩。这是1965年四川美院的集体作品,在当时政治环境下创作完成,一经面世,便受到广泛赞誉;文革时被迫多次修改,成为斗争旗帜,推崇备至;文革后又物极必反,受到多方怀疑和指责;改革开放后被逐渐淡忘,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才又被重新审食其艺术价值,再次引发参观热潮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安仁古镇虽然不大,但竟然有一列观光小火车。

 

匆匆告别安仁,依靠导航仪指路,我们在小路间穿行,终于在天黑时分到达邛崃。《波尔攻略》并未推荐在邛崃的住处,我们只能自己寻找。此时雨越下越大,雨水顺着雨衣的缝隙灌进来,裤腿、鞋袜全湿了,衣服也湿淋淋贴在身上,很是难受。还好一直在运动中,并不觉得寒冷。可越是着急,越是找不到住处。进入市区中心,全是商场饭店,住宅小区,难得有一两个看似高档的宾馆,我们还住不起。这么盲目骑车寻找了二十分钟,最后不得不停车向卖水果的小贩们打听。然后跟着街口箭头指示,一路寻到看似老旧的居民区,有一户家庭旅馆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以每人15元的价格入住一个双人间,一个三人间,几辆车子也停在了院子里。

 

邛崃的饭菜绝对可以用“价格便宜量又足”来形容。逛了几个小馆子,素菜之类6块、8块,炒肉丝12。经过大半天的骑行,大家已经饥肠辘辘了,5个人甩开腮帮子,将一桌饭菜一扫而空,竟然也只吃了75元。后来回顾整个川藏线的行程,这仍是我所吃过的最美味和最实惠的饭菜,难怪后来在川藏线沿途看到很多家打着“邛崃饭馆”招牌的餐馆。

 

第一天的骑行,虽然开头车子出了点小故障,但后期还算基本顺利,而且中途还跑去景点游玩,全天的行程并不乏味。大家纷纷把各自的爱车擦干,链条上油,以免生锈。小冯有带一个吹风机,可真是派上了用场,淋湿的衣服、鞋袜全靠它来吹干,这么折腾到很晚,大家沉沉睡去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