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旅行(12)拼车游阿乖艳遇,骑夜路恶犬追袭

康定古称打箭炉,相传蜀汉时诸葛亮南征孟获,遣将郭达在此造箭得名,不过据考证,打箭炉只是编造的,其实是藏语‘打折诸”的译音。现在是甘孜州的首府。

康定之所以出名,源于王洛宾改编的《康定情歌》。《康定情歌》是由四川宣汉的李依若创作于20世纪40年代,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推荐的“十首民歌“之一,由于这首歌名气太大,以至于2010年,著名的木格措风景区也改名为康定情歌风景区。在康定情歌景区艳遇,也的确是“应景”。

按照网络小说的套路,写了十章还没床戏,读者早就一个不剩了,就算没床戏,也得来点调戏吧?但我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,答应了要给我路上结识的驴友们看的,宁可没噱头,也一定要确保真实性。这就要还回到我之前的观点,总是跟一群大老爷们结伴骑行,怎么可能有艳遇?这不,我们的五人骑行小队一分崩离析,艳遇的机会就来了。

木格措距离康定县城还有17公里,没有班车,只能包车前往。原设想,如果龙少侠、小夏、小冯也在康定停留,我们五人挤挤,正好包一辆车前往。现在只有我和阿乖两人,只好到登巴客栈前台咨询拼车信息。

登巴是连锁形式的客栈,从设施、定价、形式等都类似于国际青年旅舍,2006年开办后在四川、西藏境内迅速发展,至今已经有十几家客栈。最初的开办者也是个喜欢独自徒步旅行的人,而第一家登巴客栈就是我们所住的康定老登巴。虽然我的国际青旅会员卡没法用,但客栈对徒步者和骑行者会有5元的优惠。除了我们骑行者的最爱——多人间,客栈还提供各种免费旅游咨询服务。

前台小妹告诉我们,几乎每天都有拼车去木格措的游客,明天就有五六个,早上8点来集合就行了,凑够人数就发车。

登巴客栈与国际青年旅舍实在是太像了,除了多人间都是上下铺,都有公共电脑可以上网,竟然连每个客栈都有一只可爱的宠物这一特点也一模一样。一大早,我们在前台候着,折腾客栈那条无辜的小狗,抱来抱去,这个搔搔脖子,那个拽拽腿,不让它睡安生觉。昨晚说要一同拼车的几个,都睡懒觉不起来,只来了两个女生。

“那个女生长得不错啊!”两个女生身材高挑,其中叫娜娜的女生,面容姣好,被阿乖一眼看上。这两个女生是在成都上学的研究生,趁周末跑出来玩几天,打算第二天就回学校。而我和阿乖也打算上午逛逛木格措,下午骑车到折多塘住宿。四人一商议,时间紧迫,决定不等其他人了,拼一辆小车。

话说国内景区门票实在是贵的离谱,木格措门票120元,景区观光车100元,继续用金熊猫贵宾卡省了门票钱,大巴一路开到木格措的湖边。

木格措又叫野人海,是川西北最大的高原湖泊之一,周围被红海、黑海、白海等众多小湖泊环绕,由于高原风大,水面起了涟漪,所以拍不到倒影。很多同学小时候写日记,经常爱用“万里无云、碧空如洗”之类的成语来形容天气晴朗。当我来到木格措,我才深刻感觉到以前那些成语,只有用在这里,用在今天,才是最恰当的。我从未在北京看到过这样的蓝天,蓝的是如此纯洁,如此不真实,以至于我觉得只有PS才能达到这种效果。之前在雅家情海和海螺沟因为阴雨没看到的贡嘎雪山,如今就清晰地矗立在眼前,让你一次拍个够。

风景虽好,管理却还没跟上。本想走上湖边的山顶拍贡嘎雪山,其实也就是二十分钟的徒步路程,被经营骑马生意的藏民拦住,又是骗说要走好几个小时,又是动手动脚,强行要我们骑马。我依旧坚持“打死我也不骑”的肉头阵原则,两个女生却被逼合骑了一匹。

看到阿乖一直跟在娜娜身边搭讪聊天,牵马的藏民就问:“你是她老公吗?”

“对啊!有眼力,被你看出来了!我们是闪婚!”阿乖面有得色,娜娜却满面绯红。

原本一句玩笑,阿乖却进一步扩大战果:“娜娜,过两天回家去找你妈要户口本。”

“要户口本干嘛?”娜娜一脸惊奇。

“你就说,妈,我已经闪婚嫁人啦!给我户口本去登记。”

“那我妈不给我咋办?”

“那你就这么说……”

我不知道阿乖是不是学过搭讪学或者心理学,如果让我用其理论来分析,这个技巧属于情境设定。你用一个游戏的方式,将女生带入到某种情境之中。比如你和陌生女生玩一个模仿“野蛮女友”的游戏,女生命令你做什么事情,你不能违背,这样即使游戏结束,女生对你还会有一种类似男友般的亲近感。所以会有不少影视剧新人在前几次拍片中与戏中的情侣谈恋爱。话扯远了,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,回头让当事人站出来讲话。

我们从野人海一路往南,会路过药池沸泉、七色海、芳草坪等景点。阿乖力邀大家在药池沸泉泡脚。这里的温泉有四绝:其一是温泉泡脚治脚病。水从温泉口流出,水温极高,所以温泉池修成窄长的S形水渠,水流经过,温度逐渐降下来,你可以选择在自己感觉舒服的位置坐下泡脚。另有一个池子,也同很多温泉疗养院一样,养了一群吃死皮的土耳其温泉鱼。阿乖不知道几天没洗的脚一下池子,就把我们脚旁啄食的小鱼全吸引了去,大呼过瘾。

 

另有一“明目泉”, 泉水在一个拳头大的泉眼中,既不溢出泉眼,也不消于泉底,据说可治眼疾。

还有一泉,温度高达90度,接来即可泡茶,当地人称之为“健胃泉”。将鸡蛋放入健胃泉中的小池,浸泡十分钟后,就成了著名的温泉豆花蛋:蛋黄已经熟透,而蛋清成豆花状。吃时需在蛋壳上敲开一个小口,吸掉蛋清,再吃蛋黄,十分有趣。三泉一蛋,此为四绝。

回到康定,准备出发,阿乖依旧恋恋不舍,请两个女生一起吃散伙饭。席间继续开闪婚的玩笑,让娜娜考虑干脆结婚得了,并互留了手机和邮箱。这顿饭从下午4点多一直吃到晚上8点,我们不得不第一次在川藏线骑夜路。

与城市中有灯光的马路上骑夜路不同,川藏线上绝大部分路段是没有路灯的。从康定到折多塘15公里,全是上坡,要骑2个小时。由于是夏天,天黑的晚,晚上8点多还能看见路面,一过9点,就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了,只能架上强光手电当做车灯。骑夜路绝对是不明智和充满危险的,车灯照的范围有限,靠边骑看不清道路的边缘范围,靠中间骑又容易被行驶的车辆撞到,而且骑行时找不到合适的参照物,总觉得把握不好平衡,马上要摔倒似的,骑起来小心翼翼。还好我的强光手电比一般的自行车灯要亮几倍,照得距离也远得多。如果没有车灯骑行夜路,那简直就是不打算活了。

阿乖在前,我在后,保持5米左右的距离。这时,就听见几声犬吠,一只大狗从左侧一排小屋旁窜了出来,直奔阿乖而去。阿乖扭头看了一眼,速度慢了下来,但依旧没有停车。大狗看车速慢了下来,也不再追赶,停下来在车后汪汪直叫。我看到狗在前面挡路,只好停下来观察动静。这恶狗发现后面也有灯光,不再理睬阿乖,转身朝我逼近。狗在我的左前方,为避免突袭,我把自行车挡在面前,自己则站在车子右侧,调转车头,用强光手电的光照狗的眼睛,希望能把它吓跑。哪知这招一点不好使,恶狗汪汪叫着,继续一步步向我靠近,眼看只有一米多远。我的汗开始往外冒了,把车子靠身体倾斜,随时做好防御准备。

身后灯光晃动,一辆货车经过,将狗驱赶到马路对面。而这时屋中主人也出来,把狗叫住,我才免遭一劫。晚上10点,我们终于到达折多塘的驴友之家。

虽然康定相对繁华,吃饭住宿条件更好,但骑到折多塘住宿是大多数骑行者的首选。因为第二天要翻过川藏线上第一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——折多山,所以前一天尽可能多骑些路,以节省第二天爬坡的体力。更关键的是,折多塘有让疲惫不堪的骑行者盼望已经的免费温泉。由于晚上10点才到折多塘,第二天又要一早出发,温泉是没法泡了,颇为遗憾。后来听其他车友讲,就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热水坑,周围被砖墙围起来,泡温泉要分时段,几点之前是女人洗,之后是男人洗,去前要问清楚时间。你如果有意无意地在错误的时间去泡,嗯,有可能——会被弹JJ弹到死。

 

折多塘是一个藏族村落,接待我们的藏族大妈特别好客。问我们有没有吃饭,我们说在康定吃过了。根据攻略,这边是包早晚饭和住宿,每人40元。因为我们吃过晚饭了,所以只收我们每人20元。

大妈说:“一路骑上来,肯定又饿了吧,喝点酥油茶吧,这个不要钱。”这是我第一次喝酥油茶,茶里加上糌粑(就是青稞炒熟磨成粉面状),再加上糖,用勺子一拌,就好像是在喝芝麻糊,特别好喝。后来我也喝过很多次酥油茶,每家的味道都各不相同,但我觉得最好喝的,还是折多塘这里喝过的。根据藏族习惯,酥油茶不能喝完,每次喝一部分,主人会及时把客人的碗里添满。但我并不知此规矩,本想喝一碗即可,结果每次还没喝完,大妈又帮我把茶添满,这样连喝了三大碗,我告诉大妈,实在是喝不动了,这才不再给我添茶。

晚上住宿,也是藏式的床铺,好似中国的沙发床,床的三面都有扶手和靠背。七八张床放在一个大屋子里,大可以一小时换一个床睡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