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旅行(11)徒步海螺盼天晴,骑行磨榆赏美景

未来几天是阴雨转晴的天气,原计划第二天进海螺沟景区,但一大早雨就下个不停。之前达古冰川的惨痛经历,让我明白,再美的风景,也要好天气来映衬。出于摄影考虑,决定等到天晴了再进景区,甚至做好了明天再进海螺沟的打算。快10点的时候,太阳终于从云层露了个头,赶忙起身前往景区。

继续用金熊猫贵宾卡免费领了门票,省了75元钱,但不许自行车骑进去,所以80元的景区大巴票省不下来。我以小人之心猜测,中国各个景区强制游客乘坐景区大巴无非是一种圈钱方式,而非单纯出于景区保护考虑。

原本就是想看一下海螺沟冰川,哪知中途路过一个修行洞穴,据说是协助修建泸定桥的唐东杰布法王的住所。大巴的藏族导游(景区导游,非旅行社导游)就安排游客拜见“活佛”,说能看到活佛一面是福气,又说要听活佛的话云云。

这里普及一下基础知识,活佛,即为“化身”(大乘佛教有法身、报身、化身三身之说),原本蒙藏佛教中并没有“活佛”这个名词,属于汉族人习惯说法,宗教事务局网站的数据显示中国有活佛1700余人,所以并不稀罕。现在放在景区,又成为一种圈钱工具。

经常在外面跑,这种场面见多了,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。本不想进去,但发现周围都被围栏圈起来,只有进入洞穴一条路可走。进入昏暗灯光的洞穴,里面有三四排条凳,几个僧人。被安排坐定后,活佛开始念经,然后挨个对着每个人的头顶轻拍一下。之后,就被僧人带去面对面谈话,让买酥油灯为家人祈福。哥们我穷的都恨不得骑自行车进景区了,哪有钱捐给你!所以直接送上俩字“没钱!”,转身就走。

出洞穴不是原路返回,大巴就在出口等着,这么一折腾,又耽误了半个小时,11点多才到缆车下站的停车场,原本出太阳的好天气,现在又开始阴了下来。这时可以选择150元乘缆车从空中俯视冰川,或者徒步1小时走到到冰川近前,亲手触摸冰川。而我当然是选择后者。

冰川的产生源于降雪,常年不化的积雪由于重力作用越来越紧实,形成冰川冰,并顺山坡滑动,形成冰川。世界上大多数冰川都位于海拔较高的地区,而海螺沟冰川海拔只有2850米,是全国有名的低海拔海洋性现代冰川。其冰瀑高1080米,宽1100米,是中国至今发现的最高大的冰瀑布。

在树林里走了一头汗,才来到冰川附近。这个冰川跟我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我原以为是雪白的甚至蓝莹莹的冰川冰瀑从山顶倾泻而下,结果一看,却大失所望。山谷间雾气弥漫,远处隐约露出雪山的一角。顺着山谷,一条灰白的冰舌延伸开来,冰雪夹杂着沙石铺在表面,好像城市里大雪过后的马路,看起来脏兮兮的。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沙石的保护,使得冰川不易融化,得以保存至今。

沿小路可以一直走到冰舌上,并可沿着冰舌向冰川深处一直徒步走过去。冰舌上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缝,需越过或绕道前行。起初在冰舌上徒步的游客还不少,可随着海拔升高,路越来越难走,一小时后,我发现周围只剩我一人了。目前海螺沟冰川处于主要消融期,透过冰川裂缝,可以清楚地看到冰下的暗流,周围还时不时响起咔咔的冰块断裂声和哗哗的流水声。一步走错,就可能会掉入冰缝中丢掉性命,或者被上方掉下来的大冰块砸到。如果我出意外,周围没人知道,也没人能救援。我不敢继续前行,只得返回。

大巴返程时会路过传说中的贡嘎神汤冰川温泉,据说是诸葛亮征讨孟获时在此安营。来之前总是充满期待和幻想:在晶莹剔透的冰川中,有一汪清澈见底的温泉,我泡在温暖舒适的水中,欣赏近处的冰川和远处的贡嘎雪山,多么的惬意!为了这个温泉,我甚至连泳裤都带来了,但实际情况打破了我不切实际的幻想:此处距离冰川至少十几公里远,贡嘎雪山更是根本看不到,最关键的是费用高达百元。从小游泳就是在澡池子里学会的,北京周边的温泉也不少,理性消费的我可不会为“冰川温泉”的噱头买单。

 

对于骑行川藏来说,逛了一天海螺沟,也算是一种休息。既然有人已经骑过磨榆路,我又是休息了一天,体力充沛,咬咬牙,应该是可以骑到康定的。与其说我想自我挑战,不如说是那些优美的风景照吸引了我。我大概算了一下,50公里上坡,用6公里/小时的龟速骑行,大概要9个小时,然后30公里下坡,大概要1个多小时,外加路上拍照1到2小时,明天至少需要12个小时。

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收拾行李,由于路上没有人家,更没有饭店可以吃饭,所以必须准备路上的干粮。七点前饭店还都不开张,这样一直等到七点半才吃上了碗面条。磨西镇的道路还真是有特色,一道陡坡笔直向前,都不带拐弯的。路况总体不错,除个别几处是沙石路外,90%以上都是柏油路。果真如青年旅舍老板描述的那样,景色非常棒。蓝天、白云、绿树、青山,移步换景,随着海拔攀升,所见景色也一直在变化。身后的村镇、田地越来越小,逐渐消失不见,而前方某个拐弯处,洁白的雪山山峰忽然从两山之中探出头来,又是一番新的惊喜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就看到了大片的红石,我原以为这就是青年旅舍老板所说的红石滩。谁知又骑了两个多小时,当我看到如此大规模的红石滩时,顿时呆住了。

早先在达古冰川时,导游就介绍说,达古冰川有一种红石,是当地独有的,只要带出达古冰川,石头上的红色就会消失不见。而在海螺沟冰川,导游也说这里的红石是独一无二的,看来此言不实。这种红色其实是一种藻类,中央十套曾有一期专题介绍过海螺沟的这种红石。根据仔细观察,我发现红石主要分布在主河道周围,但远离河流的石头上也会长这种藻类,但总体生长环境和气候应该是比较湿润的;大多数背阴处的石头上不生长,大部分红石都分布在阳光可照到的地方,说明这种藻类喜阳光;在高海拔地区才有,说明对海拔、空气或者温度有特定生长要求。达古冰川和海螺沟冰川在海拔、气候、环境上比较接近,所以红石在这两个地区都有分布,而且还可以肯定的是,其他满足这种藻类生长环境的地方,也会有红石的,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。

补充一句:2011年的新片《画壁》,就是在这里的红石滩拍摄的。

景色好归好,50公里上坡也不是看着美景就能轻松上去的。从一大早穿着冲锋衣裤骑行,太阳出来后,又只好脱掉外套,只穿骑行服;到了高海拔地区,冷风嗖嗖的,只好又把冲锋衣穿上;没骑几公里,下雨了,只好再取出雨衣来穿上;刚穿上骑了10分钟,头顶的那片乌云飘走了,再收起雨衣;而且这里天气变幻莫测,刚刚还阳光明媚,忽然又下起冰雹了,砸的头盔咚咚作响……老天啊!您是玩儿我的吧?搞得我哭笑不得。

路上人烟稀少,如果说路上一辆车没有,那是夸张,但基本上每小时也就能看见三五辆,大部分还是摩托。有辆巡逻的警车路过,警员还好心地叮嘱说路上要小心。

这样游山玩水的快乐加上漫漫长坡的痛苦中,我来到了雅家情海景区。早在前两年,这里还是不收费的,现在铺了一条碎石路,直通到海子边(海源于蒙古语,就是湖泊的意思,比如九寨沟的熊猫海、北京的中南海;藏语里把湖泊叫做措,比如纳木错、羊卓雍错),目前收费35元,等景区完全建好,票价是60元。

门口的停车场上有几辆车,景区连大门和售票处都没有,天下着雨,售票员也没处躲雨,跟我一样这么淋着。

“从这里到湖边有多远?”这个景区原不在我计划之列,我很担心时间不够。

“只有一公里左右。”

我看看时间,才下午两点,快一些的话,40分钟应该能走个来回。

“我是想看,可我的车没有锁。”

“没关系,我帮你看着,丢不了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我只有一种选择,就是信任他。

雅家情海的名字很有浪漫气息,据说是浪漫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曾在此处写过很多浪漫的诗句,现在成为青年男女私奔的最佳去处。原本天气晴朗的话,可以拍到贡嘎雪山在这个高原湖泊的倒影,不过这阴雨天气,就景致平平了。

回到景区大门,看到几个当地村民围着一只动物尸体,说是刚打到的野猪,问我要不要买。但以我不多的动物知识来看,这更像是一只獾,贴出照片让大家判断吧!

继续骑行,到了海拔3500以上,之前在我头顶飘来飘去,淋的我无处藏身的云雾,此时看上去仿佛都被我踩在了脚下,头顶上一片蓝天,阳光灿烂。远处的雪山与云朵在蓝天映衬下越发的洁白和纯净。下午5点左右,我终于到达了垭口——雅家梗。同在二郎山一样,再次被开车路过的游客围住,当做英雄般地合影,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。

从雅家梗到康定老城是连续30多公里下坡,我穿上抓绒衣裤,带着满腔的自豪感,一路冲将下去。道路平整且车辆极少,单人独骑,连续下坡,完全不费力地让车子滑行,听着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,看着夕阳把我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山崖上,好似同伴一般并行,真是无与伦比的畅快体验。想一想,如果没有前面50公里上坡的努力付出,又怎能体会到急速下坡的快感。

晚上7点多钟,我终于到达康定老城登巴客栈,与阿乖汇合。我对自己的能力信心大增,海拔落差超过2000米的50公里连续陡坡,不也一个人骑过来了吗?正如攻略所说:“你翻过的,只是心中的一座山。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