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旅行(10)出隧道分道扬镳,骑磨西独领风骚

二郎山隧道内宽敞且有灯光,我们快速骑行,野狼一样嗷嗷叫喊着,任喊声在空旷的隧道内回荡。4公里长的隧道也不是转眼就能通过的,最初没有雨淋,感觉很是舒服。再深入进去,一股阴冷之气袭来,好似所看鬼片的环境一般,令人全身肌肉紧缩、僵硬,甚至有点发抖。

穿过仿佛没有尽头的隧道,来到二郎山的另一侧,眼前豁然开朗。原本隧道前小到中雨的天气,隧道对面的马路却一点都没有湿,只不过天气还是阴沉沉的。早就听说二郎山隧道两侧是阴阳两重天,看来果真如此。

又是两公里上坡,之后就是川藏线上第一段长距离下坡,中间会路过日浴高原观景台和大渡河观景台,不过阴天拍照景色也只是一般。已经是中午时分,我们商量着下坡找个路边的饭店先吃点东西。今天如果到泸定的话,行程只有57公里,下午两点之前就可到达。出了隧道通往泸定的路上有一条左转的岔路,是通往AAAA级景区海螺沟,就是我和阿乖今天的目的地。

“明天我和阿乖要去海螺沟,你们去吗?”早在昨晚吃饭时,我就征询队友们的意见。

“有多远?”龙少侠问。

“其实距离跟到泸定差不多,也就是多骑个十几公里。”我早在北京时就查好了路线。

“看情况吧,如果体力可以的话。”

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,让我心中隐隐不安。我和阿乖是辞职骑行,时间充足,打算逛沿途所有景点的,而龙少侠是在公司请了长假来的,小夏、小冯也要赶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,时间很紧张,尽管出发前也都表示多个几天无所谓,但我知道他们对沿途景点并不热衷。

连续几十公里的下坡,我依旧小心翼翼地控制车速,被队友们远远甩在后面。根据惯例,节约时间起见,骑在前面的队友先在路边找饭店点菜,后面的队友到达时直接就可以开饭。沿途饭店并不多,一路寻找路边的队友,却一个也没看到,最后一直来到通往海螺沟的岔路口。打电话给阿乖,却无人接听。再往海螺沟方向骑了几公里,依旧不见队友们的影子。我心里有些发毛,到底是我走错路了,还是队友们走错路了?停车询问当地老乡,这的确是通往海螺沟的路线。

再次打给龙少侠:“我在通往海螺沟的路上,你们在哪儿呢?”

“海螺沟?没看见有岔路啊!我就是一直沿着下坡溜下来,现在只有我一个,没看到其他队友。”

坏了,我知道他一定是走错路,直接沿318国道骑往泸定方向了。

“我也没看到其他队友,现在联系不上阿乖,你再跟小夏和小冯联系一下吧,看看他们在哪条路上。”因为天天都在一起骑车,我反倒是忘了留小夏和小冯的电话号码。

继续沿着海螺沟方向前行,下坡逐渐变成了平路,这时阿乖的电话响了。

“我们四个已经到了泸定,我们都没看见中间有岔路啊!”

“岔路挺明显的啊!路边有个大的广告牌,上面写着海螺沟,下面就是岔路。你们估计下坡太快了,都没看见。那你们还过来吗?”

“我们一路下坡到了泸定,现在去海螺沟的话,还要骑几十公里上坡,我们再商量一下吧。”

最后商量的结果是,他们咨询了包车到海螺沟的价格,觉得太贵,所以不打算往海螺沟来,准备第二天骑往康定,然后阿乖留在康定等我,其他三人继续前行。

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,也在情理之中。我们毕竟是素不相识,临时结合形成的车队,团队配合经验欠缺,每人的骑行目的和计划也不相同,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,这一点我在北京寻伴时就考虑到了。但通过这种错过路口的意外方式来分开,还是让我始料未及。还好,阿乖与我志趣相投,准备跟我长期搭伴,真够兄弟义气!

沿着318国道骑行并不困难,你无需费精力研究路线,只需跟着详细的攻略,每天骑多远,在哪儿吃饭,在哪儿住宿,全都安排得舒舒服服,你只要付出体力即可,这也是绝大多数骑行者所选的路线。但在没有攻略的情况下开辟新的骑行路线,具体多少公里,路况如何,中间有无岔路,路上有无补给,在哪里住宿,等等一切都是未知数,尽管我事先准备过资料,但能查到的资料也仅限于导航地图上的公里数,以及当地有无青年旅舍。

我从来都是计划的坚定执行者,不管有没有人陪伴,我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。一路沿大渡河岸的公路前行,两小时前还在隧道口的观景台遥看如小溪般的水流,现在离近了才发现水流湍急、汹涌澎湃。看看路标显示,距离海螺沟只有20多公里,如果是平路,一个多小时怎么着也到了。路边没什么饭店,所以我决定骑到海螺沟景区外的小镇——磨西镇吃饭住宿。

但很多时候,这些路标都带有很强的欺骗性,说是只有20多公里,骑起来却遥遥无期,而道路也从平路转为上坡。由于前几天骑行,每天中午都有吃饭的地方,所以还没养成带干粮的习惯。此时我身上带的一升水袋空了,自行车上的一升水壶也滴水不剩,这已经是我所能携带的最大水量了。如果说饿上几顿还可以忍受的话,那么缺水时几乎就无法骑行了。口干舌燥,嗓子眼冒烟,每次呼吸又把口中仅有的那点水汽带了出去。咽口水时,喉咙内壁贴在一起,然后分开,好像在从喉咙深处往外撕皮,忍不住干咳起来。眼看着大渡河的水奔流不止,自己却一滴水也喝不到,怎一个痛苦了得!

好在路上会经过两个乡,随便找了一个小饭店,吃了碗面条,又把水壶灌满水,不敢停留,继续上路。

下午将近4点钟,终于骑到海螺沟国家地质公园的纪念碑前。我明白了,之前距离海螺沟还有20公里、10公里的那些路标,只不过是指到达海螺沟国家地质公园这个大的地理范畴,而非到达景区大门的距离,到磨西镇的住宿地点还有多远?我不知道。

同样都是爬坡,感受却完全不同,在318国道爬坡,虽说也累,总归是有攻略指导,不管是20公里还是30公里,你知道,骑一点就距离目标近一点,最后总归是会到的,心中充满希望;而这次前往海螺沟的上坡,明明已经超过了路标所示20多公里的距离,却依然一眼望不到尽头,更何况少了队友们的陪伴和相互鼓励,形单影只。想找人打听,路上却一个行人都没有。一个人独自在山里骑行,心里多少有些发毛。

顺着山路又骑行了将近一个小时,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,在我几近绝望之际,终于看到几个筑路工人在施工,他们指着远处山坡上的几幢建筑告诉我,前面就是磨西镇。磨西镇整个就是建在一个很陡的山坡上,不要说此时我已疲惫不堪,就是体力充沛的情况下,骑这个大坡也绝对是一件很吃力的事。

推车吧!在村民惊异的目光中,我推着车子走入镇子,寻找资料中记载的哈姆青年旅舍。根据老乡们的指引,我没找到哈姆青年旅舍,却找到了米兰青年旅舍。海螺沟地区没有yha挂牌的国际青年旅舍,但我还是尽量选择背包客多一些的青年旅舍,一方面看看有无结伴的可能,另一方面,上网、咨询路线、查找资料也都相对方便。

老板大姐热情接待,原来今天我是这里唯一的游客。我原计划是第二天游览海螺沟,第三天乘班车到318国道的岔路口,然后继续骑行到康定。向老板咨询班车时间时,老板却向我推荐了另一条路线。

“你不用从这里经泸定再到康定,那就绕远道了。这里有一条路线,叫磨榆路,直接通往康定,只有80多公里,会路过红石滩、雅家情海,沿途景色非常好,外地人很少走这条路,都是四川本地的驴友经常来玩。”老板边说,边指着墙上贴着的风景照给我看。

我一听就来精神了:“那好啊,不知道路况怎么样?自行车能骑不?”

“路况应该还可以吧,不过坡很陡,我没见有人骑过。”

青年旅舍有一台公共电脑可以免费上网,原本写着每人只能用20分钟,但由于只有我一个游客,所以就可以霸占独享了。

上网一查,磨西镇海拔1600米,而磨榆路上的垭口雅家梗海拔4000米左右,这就意味着我要连续骑行50公里上坡,海拔落差超过2000米!

再次查找这段路的骑行记录,只发现了两条,都是独自骑行的。一个是早上9点出发,一路游山玩水,结果骑到下午5点,山上已经开始下雪了,这哥们距离雅家梗垭口还有5公里,最后不得不搭了一辆QQ到康定。另一个是北京东方红自行车旅行论坛的车友,早上8点半出发,晚上6点半到康定。但从他仅以一天时间,就骑完了雅安到磨西168公里的超强体能来看,我所需时间只会比10小时多,不会比这个少。

我有点冒汗了!作为一个菜鸟骑手,我之前从未骑行过如此高强度的路线,虽说学习过修车的知识,但至今连车胎还没亲自动手补过。独自一人骑行海拔落差超过2000米的50公里连续陡坡,我……行吗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