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业旅行(1)先游国内再国外,不玩吐了别回来

“来,让我们祝麻将一路顺风,干杯!”

出发前,几个户外圈子的朋友在某自助餐厅给我送行。这几个朋友都是三年前网上结伴去贵州旅行时认识的,此后便隔三差五一同出去玩,或者聚餐。而我,就是这个被朋友们称为“麻将”的家伙。

“谢谢大家!”我也举杯表示感谢。通常我们聚餐都是AA,但这次白雨提议其他人AA,我免单,算是为我送行。

“多好啊!可有玩这么长时间,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!”鱼宝宝感叹道,她在国内某高科技公司上班,工作稳定,假期长,福利齐全。已经拥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,很难会做出辞职的举动。连续几个月时间出去旅行,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“有啥可羡慕的,我这是失业旅行啊!一路花钱败家。你们一年十几二十天的带薪休假,才是让我羡慕呢!”我们是互相羡慕。话说回来,即使是每年十几天的休假,对喜爱旅行的人来说,也完全不够用。我们每次聚餐的重要议题之一,就是抱怨假期太少,不够玩的。

“工作可以再找,但这次机会失去,可很难再有长时间去旅行了。”说话的是yaya,她之前也曾辞职,与几人结伴去尼泊尔、印度等国玩了大半年,现在上班后,又很少有时间外出玩了。

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我的长途旅行计划,也是受了她的影响。

“这次准备去多长时间?”天涯海问。他工作清闲,又喜欢旅行,有大把业余时间外出游玩,我们曾一同去过贵州和云南。每次一起旅行,唯一不着急赶回来上班的,一定是他。

“大概4个月吧,四川一个月,川藏线一个半月,尼泊尔再一个月。我的舞蹈课程办了4个月停卡,返回时正好续上。”我所说的舞蹈是salsa,一种拉丁社交舞,在北上广等几个大城市正慢慢兴起。喜欢尝试的我,已经学习了半年时间,不想半途而废。舞蹈容易让人联想到优雅、文弱等词汇,所以在我办理停卡时,有同学惊异道:“用跳舞的脚去骑川藏线?真是难以想象!”我自以为计划周详,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,旅行好像毒品一样,让人容易上瘾,一旦走起来,就不想停下脚步。

“我也准备春节时去尼泊尔呢,等你回来参考你的行程。”晨曦说话慢悠悠的,为人仔细,对每次旅行也都做足资料准备,是我们旅行时的财政大臣。当初去云南尼汝徒步扎营,她有帐篷不带,反而带了个吹风机来吹干头发,被我奚落了半天。在后来八个月的长途旅行时,我才认识到吹风机的重要性。

从设计路线,准备资料,到购买装备,周边骑行训练,我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。说起来也真是天意,就在我准备出发的当月,宽带包年到期了。这让多年来几乎没离开过网络的我,有了一个戒掉网瘾的机会。想起我手头几十个PT网站和资源论坛的账号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
送别聚餐结束时,白雨送了我一句话:“不玩吐了别回来!”我哈哈大笑。我理解他的意思,一次性玩个痛快,我的旅行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川藏梦想,也饱含了这些朋友们对这种长途旅行生活的憧憬。对于一个喜爱旅行的人,又怎会因厌烦而回来?除非是——钱花完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游记专栏, 麻将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